自述:我在剧组被潜规则的那些事儿,从场工到导演已被干麻木

  • A+
所属分类:每日撸一撸

潜规则 No.1

这是不是一件真实自述,解语花不知道。但是娱乐圈很乱,这些都是不用明说的真理。只是不知道这里面具体肮脏手法是什么?我等外人也只能是猜猜而已。作为一个女孩子,去当演员,不漂亮吧,你选不上角,漂亮吧,你就更危险了,尤其是一点儿背景都没有妹子,基本上没有干净的身子再出来。

人前是女神,背后总有一些操她操得想吐的男人!这句话在很多人身上绝对很适用。比如张柏芝、阿娇之流。这些都是大家亲眼目睹过的。

演员被导演干了,毕竟也算是情有可原,但这下面这篇文章中的妹子居然被场工给干了。我已经分享不出这个妹子是不是白痴了。这个什么卵用呢?

潜规则 No.2

我今年大四了,还没毕业,可能也毕不了业了吧,因为我从今年一开春就离开学校,跑到横店来了,我谁也没告诉,我连我爸妈跟他都没告诉,他们都以为我去来打工了。

他们都不支持我也不理解我,总说什么女孩子做演员不安全巴拉巴拉一大堆,反正我无所谓,我不管别人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

我才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当明星,付出什么我都不在乎。别人总说没背景,没钱,根本就当不了明星,但是告诉你们,我现在可不是一般的群演哦,我现在可是偶尔有台词的人呢。

我的成就不小吧?告诉你们,就一招,要豁的出去自己!为了当明星,让我干谁都行!为了让更多姐妹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今天就用亲身经历告诉你们怎么才能快速上位,而避免去睡一些不必要的人,去浪费我们的身体。

刚进剧组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些灯啊,特别热,碰一下都疼。那些摄像设备啊,还有小飞机呢。

跟你们说啊,我一次摸到场记板的时候,高兴死啦,跟我在周星驰电影里见得那块一样哎。原来啊,那些明星每天来拍戏的时候还得让他们助理给大家买饮料喝呢。可惜,我们是群演,我们没得喝。

我们这些群众演员都是群头带来的,很多跟我一起来的只是为了剧组的盒饭和补助,我跟她们不一样,我是要励志做主角的女孩子,不然我这么好的脸蛋和身材就会浪费掉的。

那天拍的群演的戏在傍晚,我们是早晨就被群头拉来了,于是在现场要等整整一天,等到中午,新鲜劲儿过去了,肚子也饿了。(咕咕~~~~真的会叫哎)慢慢的开始觉得无聊了,女一号还没有来,大家都在按部就班的做着事儿,我开始观察剧组的这些人,发现场工是在剧组里最忙的人,不管是拍哪场戏,都需要场工去搬东西。我就觉得场工是整个剧组里最举足轻重的人,现在想想当初的想法是完全错的,场工除了活儿好力气大,根本对我戏份的多少没有一点作用。场工说白了还不如我们群演,小姐妹们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去把好身材浪费到场工身上。

后来我发现剧组里那些看起来又土又奸的人其实有权的人,跟他们睡八成就会得到一句台词,后来睡过之后我也觉得这次的选择还是挺对的,虽然我跟他们做爱的时候,他们的奇葩让我觉得我跟拍A片一样。

但后来的效果还是非常棒的,你们知道我找谁睡了吗,找谁睡了吗?
就是那个负责晚上带着剧组男人们吃喝玩乐嫖的人,他们这些人在我们眼里是地头蛇,在剧组里这些人就被叫做外联制片。

因为之前跟场工睡过之后根本没有任何用处,那段日子我真的要崩溃了,一想起场工的那个大东西冲进我身体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全是以前我和男友一起去一起去游乐园坐过山车的场景。

那次哦,我被一个粗壮的场工压在下面,我得忍着他使劲的撞击带来的恶心和长久没有做爱的酸痛,虽然他不丑,但我还是想我的男朋友。他会理解我的吧

他会理解我的吧他会理解我的吧他会理解我的吧他会理解我的吧,以后等我成了大明星,我一定会补偿他的,我会给他买他最想要的摩托车。

后来我发现剧组里那些看起来又土又奸的人其实有权的人,跟他们睡八成就会得到一句台词,后来睡过之后我也觉得这次的选择还是挺对的,虽然我跟他们做爱的时候,他们的奇葩让我觉得我跟拍A片一样。

潜规则 No.3

但后来的效果还是非常棒的,你们知道我找谁睡了吗,找谁睡了吗?
就是那个负责晚上带着剧组男人们吃喝玩乐嫖的人,他们这些人在我们眼里是地头蛇,在剧组里这些人就被叫做外联制片。

因为之前跟场工睡过之后根本没有任何用处,那段日子我真的要崩溃了,一想起场工的那个大东西冲进我身体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全是以前我和男友一起去一起去游乐园坐过山车的场景。

那次哦,我被一个粗壮的场工压在下面,我得忍着他使劲的撞击带来的恶心和长久没有做爱的酸痛,虽然他不丑,但我还是想我的男朋友。他会理解我的吧

他会理解我的吧他会理解我的吧他会理解我的吧他会理解我的吧,以后等我成了大明星,我一定会补偿他的,我会给他买他最想要的摩托车。

我觉得老天对我是公平的,如果对我不公平的话,我肯定还会让一些傻逼去日我,最后却没有任何改变。
可能是因为我把男朋友送我的化妆品送给群头了,群头对我的印象还不错。也可能是那天场工弄完我之后,我两眼迷糊脚步不稳的模样被群头看见了,群头心疼我长得好却被猪拱,就对我讲了其实睡场工根本就没用,得去睡现场的制片。

那时候我一直觉得那个精瘦的男人就是靠着油嘴滑舌和打圆场,因为我看到他管的事情压根和拍戏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管的全是一些鸡零狗碎上不了台面的事情。
不过当我看到群头眼里坚定的目光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绝对不会是在骗我。在我把我唯一的一个高仿的LV手提包送给群头之后,她把现场制片的微信号推给了我,并且帮我联系好了,说等人家有时间就跟你讲讲剧组的一些注意事项。
我当然知道“注意事项”是什么意思

那天正好要拍大夜,大夜其实就是一整晚不睡觉拍夜戏。
通告是晚上九点钟我们这群群演要在现场待命。所以我在想那个精瘦的现场制片肯定没时间看手机,可发送好友申请没多久就通过验证了,看来我的珍贵的包包还是派上用场了,不过也可能是我换了那张露了大半胸的头像,毕竟我的身材是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挡的住的。
他说现在要安排剧组的人吃饭放松一下,不然大夜又辛苦又枯燥怕很多人扛不过来。我说我知道今晚大夜那就先不打搅了。

过了一会儿那个现场制片给我说,要想大夜的时候能有台词讲,那就在7点钟的时候去他房间,我回了好之后,看还有2个小时才到七点,就洗了澡,把普通的内衣换成了黑色镂空蕾丝的,到点之后我上去发现门是虚掩着的。说实在的那一刻我真的犹豫了,因为听到水流声的瞬间(应该是他在洗澡)我又想起了之前和场工的巨不舒服,和对男朋友深深的sorry。

水流声忽然停止了,我慌乱的准备跑开,结果穿的齐B小短裙直接让我摔进了现场制片的屋子,厕所在门口,他刚出来,我就以完全躺倒的姿势出现在他的面前,我看到了他从浴巾里露出的下面,没想到他看着瘦,其实他的下面要比场工的更丑更恶心。他愣了一下,马上就关上了门就压在我身上。我才知道原来精心打扮根本没什么用,他一上来就给我扯开了。他用力的把我的腿搭在他的肩膀上,掀起我的短裙,从小内内的侧面撞了进来,都没有先亲亲,我的那里又干又涩,加上被紧勒的内内和别扭的体位,快速的动作让我疼死了。妈的,他还真会节省时间啊。

我快哭出来了,我忍,我忍。这只猪,而且是野猪,他居然把我从地上拎了起来。他两下就把我扒了,然后从后面推着我进了厕所。

当喷头的水把我浇湿以后,我看到他的那个比之前的更丑更恶心了,我分不清脸上是泪水还是自来水。可能我如此难受的样子让他更兴奋吧,我被按在墙上不能动弹,他用手抬起了我左腿,冲进去,另一只手还使劲捏我前面。他在我耳边说:说话,说话,让我看看你的台词功力……说啊!

我疼的快晕了,耳朵里全是水,他撞得我头疼。都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被他抱出厕所,抱进屋里,他把我扔在床上,甩给我一条毛巾,他说我表现不错,会把我推荐给摄像组,至少多一点镜头才可能让多一点的人知道,才能得到最合适的台词。
我特么日了狗了,原来还是没台词!

第二天中午才开始拍,我们所有人都有机会在家多睡一会,说是家,其实就是群头给找的20块一天的半地下。剧组是不管我们群演住的。

十点多我就被微信吵醒了,现场制片说他跟副导演求了个人情,晚上的戏我可以和春花换一下,让我中午去他那儿拿本子。

春花是我们这些群演里台词比较多的,基本上每集至少能有超过十个字的词,忽然间觉得我离梦想越来越近了,我更加觉得我自己走的路是对的了。我挖空了心思保养脸蛋保持身材不就是为了能好好利用吗。

去拿本子的时候,我又被现场制片好一顿弄,干的我嘴都破了。昨儿拍了一宿大夜,他还有那么大精力,我也是醉了。

可能是第一次有台词了吧,我明显的主动,让那头野猪高兴得合不拢腿,不到十分钟他的大jb就射了我满嘴都是。他完事了之后抽着烟跟我讲了剧组生存法则,我才知道,在剧组里一定要睡对人了才能得到更多上镜的机会。

制片说就算是范爷那样的大牌,到了片场也会首先给摄像师一个大红包。就是因为摄像师通过角度和灯光甚至可以影响到胸的大小。像我们这种群演讨好了摄像组就算多来几个一扫而过的镜头,至少以我的长相肯定可以吸引导演。

灯光师在剧组里我们都管他叫灯爷,灯爷是个个子很矮的男人,留着短发,总是不言不语的站在灯旁接受着各方的指令,制片说想睡摄像还得先讨好灯光才行,我也真是日了狗了,来剧组唯一没想到的就是睡灯光原来也有用。

制片把我介绍给灯爷之后就让我回去准备台词了,我看了一下剧本,和春花换的那个角色竟然有两句台词,我真的高兴疯了。这时候微信音响了,我看到了灯爷土包子的头像同意好友的提示。这个事情不能拖啊,我会累屁的,还是今日事今日毕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正想着这个事儿,灯爷就主动发了一串数字过来,果然大家还是心知肚明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我过去了,因为我知道我打扮的再漂亮也没用,一进房门就是被推倒撕扯。还有就是,我的下面竟然有点感觉了。还真是变了啊……

门还是虚掩的,呵呵,剧组就是这样,外人看着好玩光鲜,底子却脏的一塌糊涂,枯燥无聊,真正拍起来就那么固定的几个人在用上半身思考,等到没通告了,又不能跟外界联系,下半身就开始犯坏了。灯爷手里还夹着烟,他盯着我露在外面的大腿看了好久。我没说话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准备去浴室洗澡却被他拦腰抱起扔在了床上,我睡了这么多人,要单从体验上来讲,没什么卵用的场工和今天的灯爷算是力气最大的吧,毕竟都是干力气活的。

又是一头野猪!他让我不停的变换姿势满足他。靠。不行就说不行,换再多姿势你也是不行!野猪!

这只野猪对我的大胸情有独钟,他矮小的体型蜷缩成一个蜈蚣的样子趴在我身上还真的有够恶心,加上吸吮的声音,我的大脑就快要爆炸了。这些男人怎么都一个样,没断奶吗?

潜规则 No.4

不过就在我在想他会给我什么好处的时候他的运动忽然变得特别快,伴随着一声啊,他竟然抽出来弄了我一肚皮。

从我进门到他那啥,总共用了竟然还没有十分钟。快枪手灯爷真的刷新我的三观了,不过我当然是喜欢这种快枪手了,这样我就能节省更多的时间去睡剧组里更高级的人了。总有一天我会睡到我们剧组的导演(说实话,那个年轻有为的导演不仅帅身上的肌肉也很多),想到这里我又情不自禁的有感觉了。

灯爷夸我会来事儿,长得漂亮身材也好,跟其他群演明显不一样,肯定是个有前途好演员。
我觉得快要吐了,我的美貌和身材还用你去评价,这么久一句有用的都没有八成又被白艹了。

我穿好了衣服准备走的时候,灯爷忽然说,晚上你演春花那个角色我已经知道了,我跟摄像是好哥们,你晚上好好表现,他肯定多几个镜头给你,拍完了你记得谢谢他,别不懂事。

呵呵,一语双关。我算了一下,今天大夜一拍,明天剧组休息一天,明显有足够的时间去好好感谢一下摄像了。

拍大夜的时候就不说了,一切都觉得是甜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灯光照亮了我脸庞的感觉。之前听一个做广告导演的姐们讲,摄像机对于被摄者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男性xx一样,只有等你完全熟悉了之后你才能放下戒备表现得最好。

我自信的念出了那句台词,感觉到摄像机对着我的那种快感,这个大夜,真的可能要改变我的人生了

天亮了,他们都各自收拾东西坐车回宾馆了。群头带着我们几个累屁的,困得眼都睁不开的群演回地下室。但是我不一样啊,我有台词了啊!而且副导演还多给我了一百块钱涅,他可真是好人。

我喝了碗馄饨,在灯爷睡觉之前问了摄像的wx号。我知道,只要有女人可干,剧组的这些男人再累都不会拒绝的,充其量就是要你爬上去自己动啊什么的。

灯爷告诉了我摄像的房号,所以我直接对摄像说想当面谢谢他。可是摄像却说也没什么,就是多个镜头的事儿。卧槽,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骗鬼呢,哪有不偷腥的剧组男人???我跑到厕所,摆了几个pose拍了几张私房照发给他了。
他隔了好久才回我,说如果不介意三个人的话就来吧。

三个人?!什么鬼,我的脑子要炸裂了,尼玛你们就不能先排队吗?虽然觉得很变态,但我最后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我在包里带了一身衣服,因为上次被他们弄完我的衣服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了,这次提前准备一下。

进房间发现床铺都是凌乱的,一个男人光着腚,另一个男人穿着一条内裤,显然他要更有钱一点,他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真是无聊透了,我问他们谁是摄像师老师,他们噗嗤笑了
我心里想笑你妹,老娘睡场工的日子现在想想还觉得恶心,不问清楚了那岂不是要哭了。那个ck说他是(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说能让无关紧要的人出去吗,摄像师又特么笑了,笑的死嚣张的样子。
旁边的男人淡淡的说:我是副导演,就是专管演员的……

我擦,这种万年一遇的机会让我给遇到了啊。早知道我就一番精心打扮一下了。因为觉得没必要我上身穿了一个又薄又透的白衬衫,下身搭了一件齐B紧身热裤。甚至连内衣都只是胡乱穿了一身全黑的小内内,感觉就像一个什么都没经历过的雏儿一样

我透过床对面的墙上的镜子看到了自己脸红到脖子根了还真是够了,慌乱的说要先洗澡就冲进浴室了,更慌的是刚脱了裤子发现太紧张了忘记拉透明浴室的百叶窗帘也就算了,没想到不小心碰到了开关,衬衫还没来得及脱就被喷出的有点冷的水给浇透了。

日狗的,感觉自己的演员生涯要结束了,为什么在副导演和摄像师师面前我竟然出糗了这么多次。

MLGB!谁抓我头发啊!!好疼!一股巨大的力量揪着我头发把我拽出了厕所,我特么回头一看,是那个摄像师,他的内裤已经被他硬到爆炸的大鸡吧顶成了一座小帐篷,副导演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光着身子,下身就像挂着冲锋枪一样。

身上那件湿哒哒的衬衣已经被扯掉了,我看着摄像师那张扭曲的脸心里其实还是很不高兴的,副导演的权利明明更牛逼一点,现在却被摄像师先上了,为什么会是这样啊,呜呜。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摄像师一般地位都跟导演差不多厉害了,演员副导演跟他相比只是渣。

我暗地里希望摄像师也是快枪手,这样我就能在副导演面前好好表现了。

摄像师入我的时候轻松的我几乎都没有感觉,呵呵,连续不断的被野猪们搞,好像已经适应了各种尺寸。
正想着副导演就过来了。因为不停地动,我都出汗了,我的前面有节奏的晃动着,为了让副导演看得更清楚,我稍微把腰抬起了一点。我知道这样的姿势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下去的对吧。

可是奇怪的是副导演竟然没有碰我任何一个地方,他竟然抱住了摄像师的腰开始用他那个东西蹭摄像师的后面。
我当时惊呆了,这样火车接龙的造型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承担了两个人的重量,艹。快点结束吧。
副导演从后面看到我的表情不对了,用力把摄像师一拉,他湿漉漉的家伙就被拔出来了。
我看到摄像师稍显不满的样子也真是心疼他。可能终于轮到副导演上我了吧,好开心。以后可能会有说更多台词的机会了啊。

他!没!有!上!我!
副导演只是把摄像师拉下了床,然后把他推进了沙发里。
牛B!难道他们要……
我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毁三观啊!
他把他粗暴的爆菊了!
我的三观已经灰飞烟灭了。
两个男人的身材都不错,全身的肌肉因为这样扭曲的姿势紧绷着
烟味,汗味,那个味,男人的体味,一屋子孜然味呛的我头疼。
OMG,救命啊,这到底是这么情况。

摄像师扭过头来对我喊
你快跪下,别说话,把它含在嘴里,你快啊。
尼玛这是想闹哪样
我爬过去之后他跟副导演连体婴似的稍稍的挪了一下位置,我能看到他仍然肿胀的那个耀武扬威的证明着虽然被爆了但是他仍然是个男人的奇怪定义。
Shit,是想让我怎么做啊。

我真的不想干了,这场面简直是太恶心了。
这个时候后面的副导演激动地大喊着,你难道不想演戏了吗,只有一句台词你就满足了吗?快咬他啊,咬他我给你更多的台词啊。

卧槽,一瞬间我忽然间觉得这两个交织在一起的男人简直是在演奏一场生命的大和谐。
青年男人们坚实的身体撞击在一起的声音简直好听极了,我忽然间开始陶醉了,我已经开始涨潮了,我也不管自己的姿势有多奇怪了,努力把头塞进了摄像师拱起的身子下面,开始咬。

刚开始,这种氛围真的是让我觉得恶心到爆炸了,不过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手不断的在揉我捏我,一种浓的化不开的欲望侵占着大脑,我慢慢融入到这场大和谐中去了。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剃须刀的的嗡嗡声,我还纳闷这又想玩什么花样,难道还要剃毛吗,真特么够了。

不知道副导演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个“玩具丁丁”原来那不是剃须刀发出的声音,是自慰器啊,他扔给了我,然后说我们还有一场裸替的戏要不要演?

这尼玛分明要离成功越来越近了啊。我记得好多女明星都是通过做裸替红起来的啊。

一咬牙一闭眼……
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让我不行不行的了,我慢慢的开始滑下来,躺倒在沙发上。
谁的手?好粗糙啊!我喜欢,解痒。好舒服。再往下一点。

已经记不得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了,只是那种感觉让人好难忘记,简直是太舒服了,怪不得很多人都用翻云覆雨形容呢,果然男人干男人比较费体力呢,我醒了之后他们还在沉沉的睡着。

找券灰姑娘
avatar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